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绿网搜索

       河谷里的柳枝渐渐红润,当柳絮挣开芽孢,如爆米花般“噗”的一声炸开,这就意味着大兴安岭的春天已经正式来临了。
  微风徐徐,山峦发出温柔的呼唤。伴着春的序曲,春雪飘落,带着伞翼,旋转而下,把枯草包裹晶莹。屋顶的雪借着阳光变为参差耀眼的檐冰一边淌水,一边延伸。
  太阳光线温柔了,天空像无风的海洋,平静,蔚蓝。踩着干净的马路,在一缕鸟鸣的牵引下,来到户外,寻访春天的印记。
  北河冰面上的积雪全部融化了,像厚重的钢化玻璃,有的地方冰面凸起,像是抹上了奶油。向阳的地方,冰化水,如鱼下锅,酥了,碎了,像是谁把一块完整的玻璃击碎了几处,于是,便有一滩滩春水流,如少女荡漾的春心,柳枝在河面练习书法,字被波纹抹掉。想起了黎锦晖那首《桃花江》:“桃花江是美人窝,桃花千万朵,不如美人多。”这应该是江南的春吧!只可惜,我们大兴安岭没有桃花,沿岸,俏立枝头的只有毛毛狗,作为兴安第一花,它虽不娇艳,更没有花的芳香,却给人们带来生机勃勃的希望和梦想成真的感动。
  北河依偎着北斗山,山坡上,一半是落叶松、杨树和白桦,它们连同坡上的枯草一律呈灰褐色;另一半,却是焕发出活力的樟子松,它们墨绿的戎装,像是被清洗过,变得那么鲜绿,那是大兴安岭春的颜色。
  树上,总会停着一只体型较大的鸟,有时是黑色的,多数情况下是褐色的,它们蹲在枝头一动也不动,让人总以为那是挂在枝上的一只垃圾袋,或是一只废弃的鸟巢。风摇树枝,那只鸟张开慵懒的翅膀慢慢飞走,才知道刚刚的感觉是错觉。春天来了,那只归鸟就是证据。
  耳畔的鸟声甜润婉转了。无论是林荫路上,还是山坡上,精神抖擞的麻雀总是阵容强大地翔在半空中,它们唱着叽叽喳喳的流行歌曲;而那些不知名的鸟,展示的是咿咿呀呀的美声唱法,我觉得,没有比鸟更能体现生命的灵动、神奇和美丽的了。
  除了阴坡以及树木密集的地方还有些残雪,其它地方的雪全部融化。向阳的山坡上,裸露的岩石湿漉漉的,仔细看,一股股水流缓缓流下,那是从土层内渗出的暗流,那是生命的律动。
  趟开地上的枯草丛,一棵棵嫩绿的小草从根部探出头来,它们是在打探春的信息呢,其实,它们自己就是春的信使。
  其实,春无处不在。看,林子里有人,他们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在捕捉春的气息;小桥上有人,他们在行云流水中感受春的浪漫;田野里有人,大地的胸膛潮湿澎湃,林农们筹划着盎然的春梦,他们要让绿茵茵的秧苗铺满大地,他们要让花朵在坚硬的枝头站成一排排蝴蝶……看,春的大篷车已经驶来了!□钟寿军

上一篇:邻居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