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绿网搜索

      “咯咯吱,咯咯吱……”一阵踏雪的脚步声回响在山谷间的运材便道上,由远而近穿透阒寂和冰寒,一串脚印清晰地朝前延伸。如果镜头摇上去的话,会发现是一个身穿臃肿的羽绒服,胸前挂着一副望远镜,肩挎一部配着长焦镜头的照相机,长相文弱,鼻梁上架着一副宽大的眼镜的人,额头已现两道皱纹,年龄大概五十多岁,他叫周明,是额尔古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研究所所长。此刻,他正在例行每周的野外动植物疫病疫情的监测。
  上午的阳光投射在林间,刮面的冷空气温暖了一些,但是依然哈气成霜。周明边走边架着望远镜向四周逡巡着,渡鸦好奇地悄悄靠过来,被周明发现后,“聒咕、聒咕”好像害羞似的飞走了。
  自然保护区监测是指按照预先设定的时间和空间,采用可比较的技术和方法,对区域内动植物资源、生物种群、群落及非生物环境进行连续观测和生态质量评价的过程。除了额尔古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莫尔道嘎生态功能区以及得耳布尔生态功能区,也属于周明研究所监测的区域范围。也因此,他们的监测被纳入2015年度至2018年度根河湿地公园和黑龙江多布库尔自然保护区联动的监测项目中。
  保护区隔额尔古纳河与俄罗斯相望,鸟类越境往来频繁,特别是一些雁、鸭类。周明在冬季的鸟类监测主要是确认居留型,按日期、地点记录鸟的种类、数量、栖位、集群情况等。对不能认定的种类记下体形大小、颜色、飞行姿势、鸣声等,并尽可能获得标本。多年的监测研究,他知道哪些鸟是夏候鸟和冬候鸟,也知道哪些鸟属于旅鸟和留鸟,他通过鸟鸣就能判断出是一种什么鸟。经过几年的追踪监测和比较性研究认证,他成功于2015年首次对外公布一个新的鸟类种群———凤头树燕,这是东北地区的首列发现。
  周明手上的GPS定点监测仪表盘上显示此刻他所在的位置:东经1204327.89北纬511035.96,海拔高度776米。
  做好定点记录,他取出枝杈剪,在一丛雌株五蕊柳前剪下枯枝,随后,又寻找到丛桦和金老梅,采下树枝,这些他是用作冬态标本的材料。
  近年,在距离管理局局址20多公里的一处河谷地带,人们筑路取土时无意间发现动物化石,他听到消息后多次实地勘察,取样分析,查阅资料,求证专家,认定是古生物猛犸象象牙化石。
  对林区人来说一年有四季,只分夏和冬。但是对周明他们而言,春夏秋冬必须明确,因为在保护区内确定的每条调查样线必须按季节定期定时进行观察。野外作业,本身就具有一定的危险性,尤其原始的密林深处,随时都可能突发状况。
  去年夏季,周明带着调查组一行三人正在对保护区太平林场内的土壤真菌进行多样性研究,遭遇正在觅食的一只雄性成年野猪,面对野猪,调查组的其他人吓得呆住了,周明小声告诉大家就地隐藏,不要发出声响,而他却为了近距离观察野猪进食的过程,悄悄向野猪靠近过去。过后大家都责怪他不该不顾人身安全擅自行动,但是他解释说:“野猪白天一般不出来走动,主要在早晚觅食。我们做研究工作的,难得近距离遇到野生动物,机会不能轻易错过。其实野生动物都怕人,人只要不做出具有攻击动物的行为,动物一般是不会主动对人发起攻击的,野猪虽然是杂食动物,但是以植物为主,所以不需要过度恐惧。”他的博学消除了大家的疑惧心理,同事对他的敬佩之心也油然而生。
  发现新物种或群落,是周明最开心的事情。林区的蝴蝶他能认识几十种,他发现了林区动物志里面没有记载的“柑橘凤蝶”、“红珠绢蝶”。在保护区西侧,经过观察和鉴定,他发现了“兴安杜鹃”的新变种“重瓣兴安杜鹃”。
  一次开车进山途中,大家发现一种不常见的植物,叫不上名称,议论一番随后也就不了了之。周明却上来了拗劲儿,把拍好的照片发给东北林业大学穆立强教授,最后得知这种植物叫“华北卫筽”。
  他正在撰写一篇新的论文,是关于“茶藨子”新种“水葡萄茶藨子”的,这个种的名称也是他起的。在林区,湿地河流岸边,阳光充足的环境和肥沃疏松的砂质土壤,多长有一种叫水葡萄的蒲桃属小粒水果。老百姓在采摘过程中,会发现岩石缝隙和山坡上也偶有类“水葡萄一样的水果,大家俗称“旱葡萄”。就是这种“旱葡萄”引起了周明的关注,他最后比对茶藨子,认为这是大兴安岭的一种茶藨子新属种,他查阅世界植物志也没有标注过,为此,他还专门求教于内蒙古林业大学等高等学府的教授专家,希望获得相关资讯,也没有得到。
  2017年8月,当地百姓发现一只受伤不能飞的雕鸮,经过林业公安局上缴到保护区管理局,周明责无旁贷地承担起救护雕鸮的任务。当地没有兽医站,他只好送到蒙中医院给雕鸮做检查,结果这只大鸟是右翅尺桡骨粉碎性骨折。经过大夫二个多小时的努力,成功做好骨骼修复固定手术。这只雕鸮伤好被放飞后,周明的一篇救护雕鸮的论文也完成了。
  2017年6月份,他在保护区内发现一片“山西杓兰”花卉群,他知道大兴安岭主要是大花杓兰和紫点杓兰的生长地,这个发现给他带来惊喜,因为是大兴安岭首次发现。这一片开白色花朵的杓兰很是炫目,尤其其中还有一株开红花的,更是比较少见。他决心一定要采集到这些杓兰的种子。为此,他先后跟踪观察5次。按着时间估算,最后一次正当他信心满满地准备进山采集种子的时候,单位的车派不出来了。
  “怎么办?放弃吗?”他反复追问自己。“不行,就是爬我也要去把种子采集下来!”他找到有摩托车的同事,话还没有说清楚,拿了人家的车钥匙就跑。那一天好像老天爷都在跟他作对,摩托车刚骑到半路上,瓢泼似的大雨当头而下,转瞬他就是落汤鸡一枚了。没办法,他找了个涵洞避雨,等他再骑车上路,已经浑身打哆嗦了。
  等他连滚带爬进入那片杓兰地的时候,看到干实了的果实已经马上就要炸裂了,禁不住眼泪哗哗地流。用手抹眼泪,结果手上的泥涂抹了满脸。
  回到家的时候,他已经泥人一个了。但是他的心却燃烧着烈焰,希望的火苗越烧越旺。后来他自己都奇怪,这次雨淋竟然没有感冒,这次奔波也竟然没有丝毫的疲惫感。
  后来,他成功地在保护区选择合适的场地把辛苦采集的杓兰种子种了下去。在他的心中,这处培育杓兰的园圃扎了根,他希望把这种极具观赏价值的野生花卉繁殖出更多,装点更多单位、更多家庭,装点更多人心! □李三胜

 

林海日报社主办林海日报国内统一刊号:CN15-0074林海日报官方网站

上一篇:三江源地区见证青藏高原生态建设奇迹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