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绿网搜索

       新疆卡拉麦里山有蹄类野生动物自然保护区(以下简称卡山保护区)地跨阿勒泰地区和昌吉回族自治州的6个县市,是以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普氏野马、蒙古野驴等49种珍稀濒危有蹄类野生动物及其栖息环境为主要保护对象的野生动物类自然保护区。
  这里曾是野生动物的乐园,也曾因盲目追求GDP,连续6次“瘦身”为经济发展让路,面积一度减少近30%。近日,跟随“绿盾2018”第十一巡查组,记者来到了曾经被誉为“观兽天堂”的地方,感受卡山保护区在生态修复方面的工作成效,听工作人员讲述它的“前世今生”。
                                                        每次调整我们都是不同意、不签字
  1982年,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批准,卡山保护区正式建立。3年后,大学毕业的彭向前来到了保护区昌吉管理站工作,这一干就是三十多年,直至现在成为卡山保护区研究所所长。
  “我们过去干了很多 ‘阻碍经济发展的事情’。”彭向前在采访中说。
  卡山保护区是天山北坡重要的生态屏障,也是我国低海拔荒漠区域内为数不多的大型有蹄类野生动物自然保护区,以保护普氏野马、蒙古野驴以及鹅喉羚等珍稀濒危野生动物为主,保护区内有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9种,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29种,植物31科139种,是野生动植物物种的“天然基因库”。
  走在茫茫戈壁上,彭向前一边带领巡查组核实点位,一边讲述保护区的事情:“想法很简单,就是要守住这块地方,当时也很着急。”
  对卡山保护的担忧,开始于2000年前后。随着保护区内陆续发现多种矿产资源和旅游资源,阿勒泰地区和昌吉州为了追求GDP增长,自2005年开始连续6次提出对卡山保护区面积进行调减的申请。
  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矛盾,也是从那时开始显得更加突出。
  “保护区管理站的态度很明确,每次调整都是不同意、不签字。后来人家就不叫我们去开会了。”彭向前说。
  在这个过程中,反对者感受的是来自各方的压力,支持者则更多的是不作为甚至乱作为。
  地方党委政府在明知调减卡山自然保护区面积用于矿产资源开发不符合国家规定的情况下,仍然想方设法积极推动调减工作,甚至对未批先建、以探代采、乱采滥伐等问题视而不见;而相关部门更是没有履行好审核把关职责,甚至助推企业违法违规在保护区内从事矿产资源开发等活动。
  阿勒泰地区境内的第六次调减,占用核心区面积最大。“这是掏心窝窝的事情啊,核心区的卡山主峰都在调整范围内。”说到这里,彭向前很激动,他担心核心区人类活动过多,会造成动物种群的进一步减少。
                                                         没有想到退休之前局面能够得到扭转
  和彭向前一样,初红军也是保护区的“老人”。从1991年大学毕业,初红军就一直在阿勒泰地区从事保护区的相关研究和管理工作。
  2016年,自治区编办批准将原有的卡山保护区昌吉管理站和阿勒泰管理站整合,设立卡山保护区管理中心,隶属于自治区林业厅。之后,初红军被调至管理中心担任主任。他认为,卡山保护区目前的整改工作已经初见成效,到了负重爬坡的攻坚阶段。
  “为保护卡山,我也得罪过不少人,当时既无奈又痛心。可真的没有想到在退休之前能够看到卡山保护区的局面能够得到扭转。”初红军说。
  他的感慨并不是没有道理。几年里,保护区多次违规“瘦身”让路经济发展,终于引起了党中央的高度重视。自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就调减面积给矿产业让路事件作出重要批示后,自治区党委政府和地州党委政府以及相关职能部门坚决落实重要批示精神,将卡山整改工作作为一项重大政治任务来抓,保护区的破坏局面开始扭转。
  高位推动,党政领导亲自抓,立即整改,撤销园区,梳理清单,对卡山自然保护区内的开发建设活动进行全面清理,加强保护区能力建设,改善野生动物生存条件,颁布《卡山保护区管理条例》……
  一系列动作中,初红军特别提到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卡拉麦里山有蹄类野生动物自然保护区管理工作的决定》。“这是自治区对党中央、国务院的承诺,我们的所有整改工作都要对标。”
  而在彭向前看来,保护区管理中心的成立也在体制上解决了地方干预保护区管理工作的问题。“以前属于地方林业局,各方压力很大,现在相互合作,有了一种亲切感。”
  彭向前的这种亲切感,源自于地方政府思想认识的提高以及与保护区管理中心合作的加强。“我们与周边县市和工业园区都签订了共管共建协议,并成立了共建委员会,建立了长效的共管共建机制。”初红军介绍。
  “无论管理部门是谁,保护区在阿勒泰,野生动物在阿勒泰,我们就有责任将保护区的工作做好。”阿勒泰地区行政公署副专员高志国表示。
  数据最能体现成效。自治区林业厅提供的材料显示,卡山保护区在撤销第六次调整、将第五次调减中具有较高保护价值区域重新划入保护区的基础上,将保护区面积恢复工作延伸推进到第四次、第五次调整,使保护区面积恢复到14856.48平方公里。
  局面的扭转还体现在既要为老问题“还债”,又防止新问题出现上。以昌吉州为例,通过州委州政府与保护区管理中心的积极努力,“绿盾2018”行动整改任务涉及的9处违规项目已全部完成整改。
                                                         代价很大,招商引资一定要守住底线
  2017年,阿勒泰地委、行署主动提请自治区人民政府撤销喀木斯特工业园区。
  熟悉和了解保护区历史进程的人都感叹,喀木斯特工业园区的撤销带动了全盘,为深入开展卡山保护区生态环境保护问题整改起到了十分重要的推动作用。
  2006年~2007年经自治区国土资源厅批准,相关单位在喀木斯特区域取得了20个探矿权,探明煤炭资源储量81.74亿吨。
  从2015年自治区政府批准设立,到2017年撤销,两年时间工业园区入驻新疆富蕴广汇新能源有限公司和欧骆石业两家企业,共完成36亿元左右的投资。
  目前,欧骆石业涉及大量债务纠纷,厂区资产处于司法保全状态;广汇公司资产处置则正在谈判过程中。
  作为喀木斯特园区企业善后领导小组成员,富蕴工业园区招商服务局局长秦先锋对这个事情印象深刻。“企业投资很大,目前的善后工作也比较复杂,以后在招商过程中一定要坚持守住底线。这不仅是对野生动物负责,也是对企业负责。”秦先锋感慨道。
  “教训深刻,代价惨痛。”在提及整个事件时,高志国也表示。
  事实上,如高志国和秦先锋所言,保护了保护区和野生动物,是保护企业,也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因为不作为和乱作为,付出代价的除了企业,还有一批被严肃问责的党政领导干部。
  在富蕴县卡玛斯特甘梁子锡矿老选场原址上,几颗驴屎蛋儿引起了富蕴县人民政府有关负责人的注意。“有野驴过来吃草,说明我们的恢复工作有了成效。”他兴奋地说。
  这座锡矿是2017年绿盾行动明确的点位,短短一年时间修复就看到了成效。在巡查过程中,这种令记者印象深刻的话有很多。
  “没有总书记的批示,没有自治区党委政府的支持,整改的成效不可能来得这么快。”“每一年的感觉都不一样,一年比一年高兴。”在野马成群的戈壁滩上,在整改复绿的违规项目旧址上,上述的观点地方随行工作人员多次向巡查组和记者提及。
  一路走来,不管是不是巡查组核查的点位,只要涉及保护区的整改内容,工作人员都会积极指给记者,欣慰之情溢于言表。
  1981年卡山保护区科考,蒙古野驴数量400多匹,到2016年5月份科考蒙古野驴2300匹左右,鹅喉羚4000头至6000头。野生动物数量的增加,最能体现保护区的工作成效。“现在有这么好的条件,一定不能在我们手里把环境搞坏了。”初红军说。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8月25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召开旅游发展大会,对新疆旅游发展作出战略部署。未来如何守住底线,在合理、合规、合法的前提下依托丰富的自然资源和野生动物资源大力发展旅游业,力促卡山保护区涉及的地州市经济健康有序发展,考验地方党委和政府的不仅是定力,也是智慧。 □童克难

上一篇:摸清生态家底 促进绿色转型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