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绿网搜索

王凤芹

        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一切都是那么陌生,没有一个熟悉的人,没有家乡的味道,我只能一个人在迷茫中摸索爬行,我该去哪里?哪里是我的家?我何时才有家?儿子日记里这样写道。

        偶尔翻出来儿子初中时的日记,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儿子13岁上小学五年级时,就被我送到乌兰浩特五中住宿上学。当时有朋友劝我说:“送孩子去那么远的地方上学,学好了万事大吉,学坏了,你后悔都来不及,还得落一辈子埋怨”。但倔强的我还是没有征得大家的同意就一意孤行的把孩子送走了。虽然学校是全封闭,管理严格,家长亲自接送,班主任打电话、签字,学生才能出校门,可我心里还是不太放心。

        孩子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离开过家,别说洗衣服了,连袜子都没洗过,可想而知住校得有多狼狈,内衣内裤自己洗洗,校服洗不干净只能每周送到学校的洗衣房花钱洗。每年寒、暑假回来,儿子背回来的都是发霉味的、没有本色的衣服,我就一遍遍、一件件洗干净、叠好,悄悄地给儿子放到背包里。

        儿子走后,约好每周和家里通一次电话,懂事的儿子总是报喜不报忧,感冒的时候,怕我担心,总是说几句就急忙挂了电话或者是感冒好了再告诉我们。有一次和同学们踢足球,球踢到头上了,肿个大包,也没和我说,还是无意中说他这个月钱不够用了,去医院看病,细问下,我才知道这件事。每逢五一、中秋节,同学们都回家过节了,食堂也放假了,儿子就买几包方便面,一个人在宿舍里,没有电,就打着手电筒睡觉。

        记得儿子上高一那年,他两个星期没来电话了,我很担心,就给老师打电话问问孩子的情况,老师说:“最近这孩子学习不稳定,好像每个周末都去网吧”。听到这个消息,我再也忍不住了,第二天就乘上了去乌兰浩特的火车。中午,我在学校大门口等儿子,远远的看见他和同学们有说有笑的朝着这边走来,等他发现了我,吓坏了,儿子说:“妈,你咋来了?”我气得说不出话,伸出手想打他,可看见那又肥又大的校服包裹下的儿子,两只脚上穿的是漏着脚趾头的网鞋,这哪像是有妈妈的孩子啊!我伸出的手落了下来,眼泪流了下来……

        儿子陪我在学校附近快餐店简单的吃了口饭,就回去午休了。我急忙去市场给儿子买鞋、买食品,当儿子接过我给他买的东西,对我说:“妈妈,对不起,我错了,我让您担心了,您放心的回家上班吧,我一定好好学习”。

        我和儿子约定,我们要互相通报各自取得的成绩,互相加油。我把自己参加球赛、演讲、知识竞赛取得的成绩都第一时间告诉儿子,他也把自己在学校的表现告诉我,我们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第二年儿子参加了高中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取得了第三名。

        我缺席了儿子的童年,没有向其他孩子的父母一样,放下优厚的工作,出去租房子、做家务伺候孩子,也从没有接送过他。儿子小小年纪就一个人在外生活,我觉得自己欠他很多,他需要我照顾的时候我却没在他身边。本该快乐的、无忧无虑的时光,儿子却在举目无亲的他乡度过,难怪孩子会有孤独无助、没有家的想法。但我相信儿子有一天会理解我,我也深信,儿子这几年在外面的历练会让他比同龄人成长得更快。

        经过几年的寒窗苦读,儿子考上了他理想的大学,并竞选上了校部外联部部长,不上课的时候就跑外面联系业务,小到新生的手机卡、服装、日用品,大到文艺汇演策划、为演出租场地、服装,有时忙到演出结束了才能吃上饭。大三以后去当外教,学费和生活费基本自给自足。他还经常组织大学生志愿者参加社会公益活动,这也让他积累了很多社会经验。

        有付出就有回报,有汗水才会有成果。刚毕业,儿子就找到了喜爱的工作,开始了他的新生活,我想对在外拼搏的儿子说:“奋斗的路上累了、迷茫了,就回家吧,孩子,爸爸妈妈这里是你永远的家”。
 

上一篇:又到槐花飘香时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