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绿网搜索

侯秉忠

        老同学,近来好吗?身体怎样?

        前些日子,你给我发微信说,近来你常梦见故乡大兴安岭,常梦见那里的乡亲、同学,说让我多拍几张咱故乡的照片发给你,聊慰浓浓的乡愁。

        是啊,转瞬间你已迁居南方二十多年了,你这已年逾古稀的游子,怎能不常忆往昔、常思故乡呢?

        现在你们那里还是柳绿花红、蕉风椰雨,可咱们故乡早已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了!今天,我拍了几张咱故乡的雪景照片,这就发给你吧!

        那张上面的一片衔雪幼松,是在拆除咱们父母、邻居的老房栽种的。我现在一走到那里就会感慨万千、浮想联翩。遥想当年,这里是一片低矮的板夹泥房,大都是一家八、九口人住二十平方米左右的小房儿。有的夏日房顶漏雨、寒冬北墙结霜,很是艰苦。那时咱们是近邻,各家院子都是用小木杆儿夹隔的。咱们往往在这院儿一喊,几个院子都能听到、有所响应。咱们一群小伙伴儿,常常一起淘气、一起玩耍、一起上学。咱们也一起享受父母的宠爱和芳邻叔婶儿的关怀。日子很清贫、艰辛,也有欢乐、温馨。那贫穷而有趣的少年时代,那浓浓的亲情、友情哟,都是咱们终生难忘的呀!

        现在经过棚户区改造,这一片平房已全部拆除,栽上了绿油油的幼松。而这里的住户,都已欢欢喜喜地搬到楼上去住了。你还记得那位爱说爱笑、大嗓门儿的董婶儿吧?九十多岁了,身体还很硬朗,前些日子看见我时,很高兴而自豪地说,孩子,我家搬楼上去了,可干净可漂亮了!等哪天你有空儿一定得去我家看看啊!当时她还打听你在哪儿呢!

        那张上面薄雪覆红檐的大楼,是咱们的母校,它代替了过去的数栋平房,楼里温暖如春、宽敞明亮。我一走过它的身旁,就会想起当年咱们背着小书包儿蹦蹦跳跳去上学的情景。还记得吧,那时平房教室冬天很冷,常常冻得直跺脚。一下课咱们就常常倚挤在热乎乎的火墙那里“挤香油儿”,呼喊着起哄,有一次把火墙挤塌掉好几块砖,顿时满屋是煤烟和灰尘,被老师好一顿训斥。还记得吧,每次重要考试,老师都要把大家的成绩列榜贴在教室后墙上,墙前便会有人高兴、自豪;有人难堪、羞赧......

        那两棵在河畔披雪衣的山丁子树,你看到它就会想起咱们秋天去河套采山丁子、稠李子了吧?现在虽已入冬,但树上还缀有红红的山丁子果呢!经霜雪后,虽有皱缩,但却酸甜可口、更好吃了。而更难忘的,还是咱们在那树下的冰河里滑冰的事吧?当时买不起冰刀鞋,都自己用木板儿、铁丝制作脚划子,在冰上打出溜滑儿,便也美其名曰滑冰。记得咱们经常摔跟头,弄得满身是雪,有时手和脚都被冻得红肿了,回家常常挨训。现在,这里有些爱好滑冰的人,入冬时拦堵河水,冻了一个很大的冰场,不管天多冷,都有大人孩子在那滑冰,不过,人家可都是穿着漂亮的冰刀鞋哟!

        那张上面松桦密林的雪岭,是咱们当年去拉柈子的北山。现在满山都是幼壮松桦树,郁郁葱葱,蓬勃茁壮,很漂亮。还记得吗?咱们当年带着弯把锯,拉着手推车,顶风冒雪远走几十里去山上拉柈子。为了不冻,把带的饼扎绑在棉衣里的腰上,中午拿出来吃时,咬一口,寒风一吹,那豁口处就冻了冰碴儿,吃啃完了,抓些雪粒儿吃,当水喝,满肚子冰凉。往回走时,拉着满载的车,疲劳不堪。帽子周围、后背上都凝结了白霜。有时下山坡太陡,往下放车担心害怕、战战兢兢,一旦跑了车刹不住,就可能会出现伤亡的危险,那时是真难啊!现在人们多幸福啊,大都住楼了,再也不用上山拉柈子了!

        篇幅有限,我就不再逐张介绍和回忆了,还是你自己细细看、慢慢忆吧!

        亲爱的老同学,明春杜鹃花开时,你还是回来一趟吧!回来看看故乡的变化,回来走访一下乡亲友朋,回来拥抱一下故乡大兴安岭吧!故乡的热土和乡亲们也想你呀!
 

上一篇:暖冬.甘河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