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绿网搜索

       清晨,与平常一样打开微信,忽然一个消息从一个文学群中闪现出来:诗人余光中于14日早上10点04分在高雄医院过世,享年90岁。
  余光中,1928年10月21日出生于南京,一生从事诗歌、散文、评论、翻译,至今驰骋文坛已逾半个世纪,其文学生涯悠远、辽阔、深沉,为当代诗坛健将、散文重镇、著名批评家、优秀翻译家。”
  心,莫名地疼痛起来,就像丢失了什么东西一样,前一阵还在网上看到过余光中先生出席文学讲座,怎么这么快就离开我们了呢?我赶紧百度了一下,消息是真的,余光中先生真的离我们远去了。我打开书柜,抽出那本《余光中诗选》,与余光中先生“乡愁”相伴的日子,在我眼前一一浮现了出来。
  那一年,我到距家几百公里的一所中专读书,那时的交通并不方便,所以一个学期只能回家一次。对于刚刚初中毕业的我来说,从没出过远门,更没离开过父母,在学校里就特别想家。常常,我独自一人对着夜空出神,或者,找出诗集捧读。那晚,就着寝室窗子印出的灯光,我搬了一个凳子坐在走廊上,月光顺着轻风洒下来,余光中先生的“乡愁”闪现在眼前: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
  准确说,那时候的我,并没有完全弄懂余光中先生所写的乡愁,只是在思乡的夜晚,读着那种淡淡忧伤的诗,自己的感伤便得到了释放的空间,一遍遍吟读下来,仿佛遇见了知音,心中竟不再烦躁难受,思念异常。或许,这正是余老先生诗歌的魅力吧。接下来的日子,我就疯狂喜欢上了余先生的诗,有好多首,我都抄写在了摘抄本上。
  那时候,电脑和网络都还没有普及,余先生的诗集又很难买到,所以我们很多学生都会买一个漂亮的笔记本,然后相互传抄先生的诗。那时的我虽然喜欢文学,却是门外汉,余先生的诗就像一股清泉,滋润着我对文学的渴望。那个学期,我在笔记本上摘抄了先生的100多首诗,闲暇时,就会打开笔记本,细细品读。我尤其喜欢先生在诗句中的那份真挚情感,在那个年代,先生的诗不但缓解了我的思乡之情,还让我更加狂热地喜欢上了文学。
  多年之后,当我业余拾笔写字时,才知道在潜移默化中,余先生的诗已经深深根植在我的心底,每当我感到才思枯竭,它就会给我坚实的力量。余先生在《孩子,我希望你是这样的人》中说:孩子,我希望你自始至终都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你可以是农民,可以是工程师,可以是演员,可以是流浪汉,但你必须是个理想主义者。我想,余先生留给我们的不仅仅是乡愁情怀,还有用诗歌为我们注入的理想基石,无论岁月怎样变迁,生生的诗都会让我们在乡愁和理想中昂首前行,受用一生。
  先生说,乡愁不只是怀乡,更是怀国。他声声感念的乡愁,是血脉的乡愁,也是穿越5000年的乡愁。先生走了,愿先生在天国一路走好!先生虽然远去了,但那些与先生乡愁相伴的日子,将会是我生命中永远的牵挂和温暖。□徐建中

 

林海日报社主办林海日报国内统一刊号:CN15-0074林海日报官方网站

上一篇:《困在时间里的人》:植物人背后的真相与伤痛疗愈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