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绿网搜索

        新近出版的《梨园鸿雪录》封底盖着一方翁偶虹的印:六戏斋。听戏、学戏、演戏、写戏、评戏、画戏(画戏剧脸谱),这六个方面,擅其一则自足成家。翁偶虹之奇,体现在他是这六个方面的佼佼者。他不仅从戏内评戏,还可以结合自己的写戏体悟与演出实践来谈戏曲艺术。也就是说,翁偶虹看戏,就不单单台上台下,而且既有广度又有深度。
  国家出版基金资助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过四卷本《翁偶虹文集》,遗憾的是,该丛书仅仅是给翁先生已经出版的旧作做了个套装罢了:其剧作卷出自中国戏剧出版社1986年出版的《翁偶虹剧作选》,论文卷出自上海文艺出版社1985年出版的《翁偶虹戏曲论文集》,回忆录卷出自中国戏剧出版社1986年出版的《翁偶虹编剧生涯》,民俗学卷出自百花文艺出版社1985年出版的《北京话旧》。翁先生1908年6月出生于北京东城烧酒胡同,1994年6月辞世。弟子张景山说,翁先生笔头快,人缘好,所以他晚年应各种媒体之约写文章,大量文字未曾结集,已经出版的部分仅仅是他创作的冰山一角。为了将翁偶虹先生不朽的文字更多地呈现给读者,张景山先生发愿将先师的散见文章按照类别辑佚成册。上下两册的《梨园鸿雪录》便是张景山先生整理的第一个成果,《钩沉探古话脸谱》《菊圃掇英录》《名伶歌影录》也即将出版。
  这是一个具有抢救性质的工程,我们不能指望普通读者去旧报纸杂志里寻找翁偶虹的雪泥鸿爪。翁偶虹戏内谈戏,他在《翁偶虹戏曲论文集》 的序言中说:“这些不成文章的文章,只有四个标准可以告慰读者:一、亲身经历者录之;二、自己实践者录之;三、目睹眼见者录之;四、亲耳所闻而言之可信者录之。”这让我想起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艾萨克·辛格说过,只有同时具备三个条件,他才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这三个条件分别是:一、故事有悬念和情节,必须引人入胜;二、必须有激情写好这个故事,而且不写不行;三、必须确信只有自己是唯一能够写好这个故事的人。
  翁偶虹凭着 《锁麟囊》《将相和》《大闹天宫》《红灯记》等创造了剧坛奇迹,但同时文化多栖的汪曾祺说:翁文的价值胜过翁剧,因为翁剧的演出要依托舞台,依托演员的表演。打开《梨园鸿雪录》,映入眼帘的首先是“红泥小火炉”式的亲切坦白,大多是第一人称娓娓而谈,将人事回忆和戏剧评论以及历史风情融为一体。即便《梅兰芳的意象美学意识》这样看起来很像论文的文章也是字准词稳,句式优雅,像清风徐来。因为精于写戏,翁先生写文章很注意文字的音韵声色,也就是说,翁文是可以诵读的。
  翁文耐读耐看,风味独具,细品之下骨力劲健。翁偶虹不朽的《自志铭》说:“也是读书种子,也是江湖伶伦。也曾粉墨图面,也曾朱墨为人。甘作花虱于菊圃,不厌蠹鱼于书林。书破万卷,只青一襟。路行万里,未薄层云。宁俯首于花鸟,不折腰于缙绅。步汉卿而无珠帘之影,仪笠翁而无玉堂之心。看破实未破,作几番闲中忙叟。未归反有归,为一代今之古人。”《梨园鸿雪录》的代序《丈夫绝不受人怜》一文中说:“既是跑过江湖,间接吃‘开口饭’的人,就会懂得‘有人缘儿,才能有财缘儿’的谋生之道,蔼然是自然的。另一方面,既是读过书的所谓‘知识分子’,就会记得‘丈夫绝不受人怜’那句古话,岸然也是自然的。”这个蔼然且岸然的翁偶虹形象贯穿到《梨园鸿雪录》的每一篇文章和每一行文字,这就是翁文的最大魅力。在他的笔下,程砚秋、金少山、谭富英、李少春、杨小楼、马连良、余叔岩、萧长华等均是风峻骨鲠。《梨园鸿雪录》记录的是中国京剧鼎盛时期的群像,翁先生作为这个鼎盛时期的预流人物、读书种子兼江湖伶伦,当代人讲当代人,所以这本书可爱也可信。
  六戏斋主人翁偶虹已成绝响,他的文字便是这绝响的回声。我们期待编者张景山先生后记所谓将以“鸿雪二录”“鸿雪三录”的方式继续编下去。这样我们就不单单会更好地走近翁偶虹,走进翁偶虹笔下那梦幻旖旎的弦歌梨园……借蔼然、岸然的翁偶虹可爱且可信的文字,让我们更好地走进汉语言和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处,减少一些浮华,还有这浮华背后的戾气和妖气。 □高立志

上一篇:二十年寻常放荡:欧阳应霁12种“Home书系”全新版本上市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