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绿网搜索

      “人民文学奖”是中国文学界举足轻重的文学奖项,1986年设立,2007年起将长篇小说纳入评奖范围,第一届长篇小说奖由麦家 《风声》摘得,第二届长篇榜首是毕飞宇《推拿》,第三届则为刘震云《一句顶一万句》。
  12月12日,2018年度人民文学奖于杭州揭晓并举行颁奖仪式。作家笛安凭借最新长篇力作 《景恒街》摘得桂冠,这是80后作家首次问鼎长篇小说奖,她说:“在历任的获奖名单里,我看到了很多课本中的名字,所以有一点紧张。我当时只是想给自己这八年在北京的时光写一个故事,我没有想到它会得到这么大的肯定,感谢大家,我会努力的写下去。”
  李敬泽代表长篇小说奖评审委员颁发奖项,颁奖词为:“笛安的《景恒街》在创业、融资、商战故事里融入办公室政治与都市爱情的情节,世故里含纯真,功利中有体恤,笔致轻盈而肌理结实,情感细腻而理性清明,既有贴切的城市生活气息与质感,又不乏恒久的悲悯情怀,不动声色之间可见时代运行轨迹、社会转型风貌与情感结构变迁,是一篇文质俱佳的长篇小说。”
  笛安最新力作《景恒街》一举夺得2018年度人民文学奖长篇小说奖,这是笛安创作道路上成熟的标帜,奠定了其“80后文学领军人物”的地位,同时再一次将新生代作家的创作雄心引入传统文学视野:更关注个体和当下,以小见大地从一个切面折射对时代、社会以及人性的等命题的观照与思考,拓宽了以往的文学经验和阅读经验。正如当年作家白桦的评价:“笛安作为80后的代表作家,不仅使青春文学的广义性和丰富性有所延展,她还将传统文学的审美、纵深和青春文学的偏于通俗、贴近市场很好地相统一融合。”
  笛安生于1983年,山西太原人,毕业于法国高等社会科学研究院。出身书香世家,父母是著名的文坛伉俪李锐和蒋韵,笛安却没有享受到“文二代”的福利与光环。由于小时候写不好学校的命题作文,父亲更是认定她“没有才华,吃不了作家这碗饭”。直到19岁赴法求学,一个人在陌生异域的孤独感迫使她找到情绪释放口,于是写下第一篇小说《姐姐的丛林》,并于2003年刊登在《收获》杂志头条。2005年,笛安凭借长篇处女作《告别天堂》崭露头角。2008年,郭敬明创办的《最小说》开始连载“龙城三部曲”中的首部《西决》,人气远超其他80后作家。《西决》出版首季度销量超过100万册,连续八个月雄踞开卷文学类榜单前三位,笛安因此荣登次年中国作家富豪榜。郭敬明评价笛安是“唯一真正能代表80后的作家”。
  《景恒街》是笛安的转型之作。她曾经最为人津津乐道的“龙城三部曲”(《西决》《东霓》《南音》)正是作家白桦盛赞“传统文学与青春文学完美融合”的典范。然而,在《景恒街》中,笛安选择告别青春,走入成年人的世界。城市主题仍在,但她从理想中的龙城走出,步入真实世界中北京CBD 附近繁华的“景恒街”,这不只是一条路名,也是主人公关景恒的名字。这条街见证他的爱情、命运的转折,也见证着无数爱欲纠缠的名利场里起起伏伏的逐梦人生。
  这一次,笛安将目光投向聚集在都市里一群不认命的年轻人,他们的梦想、爱情、奋斗、失落,讲述现代都市人精神的彷徨与归依,她说她特别愿意写怀抱不甘心的人:“爱情,通常发生在不甘心的人之间……什么都甘心了,都认了,就不那么需要恋爱了。”从“龙城”到“景恒街”,笛安不只拓宽了城市主题,从虚构走入现实,风格上保有以往慵懒细腻的韵味的同时,也以更为精准戳心的文字,描述出当下一个时代的众生相。
  作家朱婧表示:“笛安有能力,去构建一个具有都市气质的文学文本,去书写都市精神,都市中的媒体、建筑、咖啡馆、高速公路等物质化的东西其实包含了大量思想的东西,这里面最重要的内容是现代都市中人与人的联结方式的变化,都市的精神和审美是通过小说人物的气质来呈现的,笛安通过《景恒街》完成了这种都市感性的建设。”

        □小编

上一篇:卡森·麦卡勒斯:生命中,唯有孤独永不退场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