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绿网搜索

伊兰琪

        鄂伦春人在长期的狩猎生产中与大自然中的鸟类产生了深厚的感情。他们认为,鸟是天神派来的使者,帮助和指导鄂伦春人度过困难打败敌人;鸟是萨满的守护神,协助萨满在三界自由穿梭;鸟是仙女的化身,和鄂伦春人有血脉的关联;鸟还是灵魂的载体,在人死后把灵魂带去祖先安眠的地方等待再次转世成人。鸟崇拜是鄂伦春人信仰体系中不可缺少的重要部分,这在鄂伦春族民间文学表现得尤为明显。

       天神与鸟

       鸟自由飞翔的能力一直是人类所羡慕的,鸟能自在地穿梭于天空和大地,被人类赋予了“信使”的称号。在鄂伦春人心中,神圣的鸟是天神的使者,能给需要帮助的人指点方向,帮助人化解苦难。

        鄂伦春神话《白依吉善》讲述了白色布谷鸟报恩的故事,它的主要内容是:善良的小伙子白依吉善到山中打猎时,保护并火葬了被众鸟嘲笑的白色布谷鸟的尸体,白依吉善被伦吉太杀害后,白色布谷鸟带走了白依吉善的尸体,用泉水清洗他的伤口,并用自己身上的羽毛为他编织斗篷,直到全身羽毛拔光鲜血流尽而死。白依吉善三年后醒来,他身上的斗篷像翅膀一样让他在空中飞翔,把他带到伦吉太的婚礼现场。在伦吉太污蔑白依吉善是蟒猊变的时候,白色布谷鸟从白依吉善怀里飞出,把伦吉太变成了一条狗。最终,白依吉善和心爱的姑娘举行了婚礼。文中白色布谷鸟一共出现了三次,它不停地死而复生,最终飞进山神的棺木,说明它不是一只普通的布谷鸟,而是山神派来考验和帮助白依吉善的神鸟。

        在民间说唱故事《英雄格帕欠》中,浑身闪亮的沙吉雅(喜鹊)就是白那恰(山神)、恩都力(天神)派来帮助格帕欠的。沙吉雅告诉格帕欠怎样剥下狍子皮来做衣服,并用叶子和树枝给他变成帽子、鞋、腰带和挎包;给他指出马群里那匹会飞的宝马和藏有弓箭和刀剑的地方。最终,格帕欠在沙吉雅和宝马的帮助下打败了魔鬼,救出了被魔鬼抓走的父母和乡亲,终于回到美丽富饶的家乡,举行了盛大的婚礼。沙吉雅三次帮助了格帕欠,使得小格帕欠有了合身的衣物,找到了会飞的宝马和称心应手的弓箭和刀剑,是格帕欠斩妖除魔救出父母成为英雄道路上不可缺少的重要指导者。

       《白依吉善》中的白色的布谷鸟是山神派来的使者,是白依吉善的保护者,给了白依吉善新的生命;《英雄格帕欠》中的喜鹊鸟是山神白那恰和天神恩都力派来的使者,它解答格帕欠的疑惑,并用树枝和树叶给他做了帽子和鞋等,是英雄格帕欠的指导者和帮助者。它们都是山神或天神派来指导、帮助和守护英雄的使者。在鄂伦春人心中,翱翔在天空中的鸟是能够与天界沟通的使者,是天神派下来传达旨意的神圣动物。神话《太阳姑娘》中,鸟也起到了传达上天旨意的作用,太阳姑娘来到人间与猎人莫日根成婚,又被上天召回不许她再返回人间。后来经过神鸟传音,莫日根父子终于来到天界,一家三口得以团聚。神话中的神鸟从天界飞下来向莫日根传达天神的旨意,起到了传达者的作用,这是萨满教中神鸟的主要功能之一,这几则神话传说中的鸟分别起到了保护主人公、给人提供引导和向人传达神灵旨意的作用。

       在北方萨满教中普遍流传着“三界”的宇宙观,即宇宙分为上、中、下三界,上界是神灵居住的地方,中界是人类居住的地方,下界是魔鬼居住的地方,三界由宇宙树(或萨满树)相连,宇宙树在世界的中心,树的顶端在上界,树根在下界,宇宙树使这三界共同组成了一个完整的萨满教宇宙体系,而萨满在萨满仪式上可以通过宇宙树在三界间穿梭,通常鸟类就作为萨满的精灵助手和守护神帮助萨满在三界中自由游走。

        鄂伦春族萨满神位“玛路”在神偶的摆放上也根据“三界”的宇宙观分为了三层,在最上层摆放的是日、月、星神偶以及鹰神、龙神、雷神等神偶和神像;在第二层摆放神图,神图上画着草神或獾子神的神像;最下层放着“乌六浅布堪”神偶、黑夜保护神偶、“库里斤布堪”神偶等。在动物神中,鹰、雕、鹅、天鹅、潜鸟、鸭、布谷鸟、啄木鸟等被认为是上界的辅助神,也就是天神所派的动物。

        鸟和萨满的关系在萨满服饰中也有所体现。“鸟神系多为原始渔猎民众,居住地多是依山傍水的丘陵和半平原、河套等地区,鸟神系的萨满头饰,多以鹰为代表,而鹰雕的多少又代表着萨满神力和法力的高低。满族及其先祖女真诸姓萨满头饰、锡伯族部分萨满头饰以及黑龙江以北部分少数民族部落萨满头饰多以鸟神统领神系,最高位的萨满神帽上游二十七只神鸟,有的振翅高飞,有的昂首挺立,有雕制亦有绘制于神帽盔沿上,威风神武,肃而生畏。” 萨满的神衣体现了鸟的特点:展开的宽大衣袖象征着神鸟的羽翼,各色布条组成的飘带群带代表了鸟的尾羽,在萨满跳舞旋转时好似一只巨大的神鸟来到人间,神圣而威严。

       作者简介:

       伊兰琪(1991-),女,鄂温克族,中央民族大学少数民族语言文学系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专业2013级研究生。 研究方向:北方少数民族民间文学研究。
 

上一篇:陕甘边妇女游击队的巾帼英雄们:一只笤帚把吓退土匪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