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绿网搜索

伊兰琪

        生活在大兴安林中的鄂伦春人在林海中与百兽为伴,创造出了非常丰富的极具民族特色的灿烂文化。自然不仅给予鄂伦春人慷慨的馈赠,满足他们的衣食住行,还以自己的博大与神秘启发人们不断探索自然,用丰富的想象力解构自然中千千万万的神秘现象,寄托对生命和自然的热爱。

        天女与鸟

        在鄂伦春民间文学中,有很多关于在池中沐浴的仙女变成鸟救人的故事,根据故事类型的划分,这一类故事被称为天鹅处女型故事。天鹅处女型故事是在全世界范围内广泛传播,是有着深刻的影响力和众多异文的故事类型。斯蒂·汤普森在《世界民族故事分类学》中说“作为一个口头故事,它是全球性的,均匀而又深入地遍布欧亚两洲,几乎在非洲的每一个地区都能找到许多文本,在大洋洲每一个角落以及在北美印第安族各文化区都实际存在。还有许多文本散见于牙买加、尤卡坦(墨西哥)和圭亚那的印第安人中。”我国天鹅处女型故事最早的记载是在晋干宝的《搜神记》中的《毛衣女》中。

        鄂伦春神话《白衣仙姑》讲述了仙女变成白鸟救人的故事:在很早以前,在图库里山下,住着一个叫素克苏元的老太太和她美丽能干的女儿米才伦。米才伦和年轻的猎人基才奇结婚后第二天,基才奇出门挑水的功夫,妻子和家人就被蟒猊给杀害了。在天池沐浴的仙女们听到了基才奇的哭诉,摇身一变,化作几只白雀,用天池里的水救活了米才伦一家。

        另一则神话《三仙女额胡娘娘》是典型的“沐浴成婚”母题神话,它主要讲述了:从前有两兄妹靠打猎为生,有一天哥哥狩猎时被雄鹿用角顶死了,妹妹听了神马的话,来到天池旁把沐浴中的三仙女的衣服藏起来。妹妹穿上哥哥的衣服假扮成哥哥让仙女答应嫁给她才肯归还衣服,并留下了仙女的手印做凭证。妹妹骑着神马来到天宫,完成了天神的考验,带着仙女回到人间。回家后仙女见丈夫死了,立刻拿出仙丹救活了他,于是三个人过上了好日子。三仙女额胡就成了保佑鄂伦春人健康的女神。

       《三仙女额胡娘娘》在鄂伦春民间还流传着一个异文《白嘎拉山》,这两篇神话的主要故事情节是相同的,都是姐姐(或妹妹)为了救死去的兄弟扮成男装与仙女成亲,让仙女留下来救活了死去的兄弟的故事。《白嘎拉山》流传在黑龙江省逊河、呼玛一带,《三仙女额胡娘娘》流传在内蒙古鄂伦春族自治旗境内,这两个故事在一代代人口耳相传时不断被加工,融入了地方文化特点产生了一定的变异。鄂伦春天鹅处女型故事在沐浴成婚的母题上发展出了自己的特点:《三仙女额胡娘娘》中留下来的仙女变成了掌管天花病的女神“额胡娘娘”,三仙女将人救活,因而得到了人们的认可和崇拜,人们供奉她们为女神希望能够得到女神的保佑,免去疾病的困扰和折磨。

       在鄂伦春自治旗诺敏公社流传的故事《攸来》也是一则天鹅处女型故事:黄羊为了报恩,让攸来把正在洗澡的七仙女的衣服藏起来,失去衣服的小仙女只好留下来和攸来在一起生活。因为一些矛盾,仙女找回飞衣飞回到了天上。黄羊让攸来顺着大鹿角爬到了天上,见到了他的妻子、孩子和雷神岳父岳母,雷神向攸来提出了三项考验,在仙女的帮助下,攸来完成了这三件事,带着仙女和孩子回到人间过期了幸福的日子。

        天鹅处女型故事是在人鸟通婚的图腾神话的基础上不断丰富发展起来的。图腾崇拜是人类最早的宗教形式,人们相信自己的祖先是和某一个动物或植物相结合所生的,因此他们崇拜自己的图腾物,并以不同的图腾划分血缘和氏族关系。图腾信仰用神圣的力量将同一血缘关系的人聚集在一起,共同劳动,共同生活,共同抵御野兽的侵袭和自然灾害,在生产力低下的氏族社会中,图腾是保障人们共同协作,有序繁衍生活的重要制度。

        鸟是人类最早的图腾动物之一。在宋代高承《事物纪原》引徐整《三五历纪》中就记载了“天地之初,有三白鸟(或乌),众生鸟。”说明人类对鸟图腾的崇拜自天地之初就开始了。信奉萨满教的其他民族中也有很多以鸟作为自己的图腾,满族的族源神话就有着明显的鸟图腾崇拜色彩:根据《满洲实录》记载,满洲原起于长白山东北布库里山下的布嘞湖中,天上飞下来三个仙女在湖中沐浴,岸上有一只神鹊衔着一枚红果放在了三仙女佛库伦的衣服上,佛库伦吞下了红果,生下一个男孩就是满族先祖库布里雍顺。在布里亚特蒙古族中也流传着天鹅图腾的神话:从前有个巴特尔有三个儿子,三儿子豁里嘎太莫日根在海边打猎时发现有三个仙女将羽衣脱在岸上进入海里沐浴,于是豁里嘎太莫日根将其中的一个羽衣藏起来,并与这个羽衣的主人结婚,两人生育了六个儿女后,仙女拿回了羽衣然后飞回了天上,他们所生的孩子就是布里亚特蒙古人的祖先。在鄂温克人中,图腾叫“嘎勒布勒”,生活在陈巴尔虎旗的鄂温克人的图腾都是鸟,其中那乌那吉尔氏族的“嘎勒布勒”是“奥腾”,即一种脖长身细,灰色的水鸟;那妹他氏族的“嘎勒布勒”是一种叫“鸟鲁嘎斯”的鸟,茜拉那妹他氏族的“嘎勒布勒”是一种叫“海嘎斯”的鸟。

        作者简介:伊兰琪(1991-),女,鄂温克族,中央民族大学少数民族语言文学系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专业2013级研究生。 研究方向:北方少数民族民间文学研究。

 

上一篇:古代“快递”什么样?八百里加急不接民间订单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