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绿网搜索

敖特寒其其格

       达斡尔族是中国少数民族之一,主要分布在内蒙古自治区莫力达瓦达斡尔自治旗和鄂温克自治旗,黑龙江省齐齐哈尔梅里斯达斡尔族区,新疆塔城地区。在吉林、辽宁、北京、上海、天津、陕西、四川、浙江等地区也有达斡尔族。十七世纪中叶,达斡尔族由黑龙江北岸南迁,以嫩江及其支流甘河,讷莫尔河,诺敏河,阿荣河流域为聚集地,后来部分达斡尔人移居瑷珲,海拉尔,呼兰,伊犁等地。 达斡尔是本民族的自称,因译字不同,曾有不同的写法,如达呼尔、达胡尔、达古尔等。

        达斡尔语是属于阿尔泰语系蒙语族的一个独立语言。主要分布在我国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的莫力达瓦达斡尔自治旗,鄂温克自治旗,鄂伦春自治旗等各旗县以及海拉尔,牙克石,扎兰屯等市镇,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梅里斯达斡尔族区,富拉尔基区,龙江县,甘南县,富裕县,黑河市以及新疆伊犁,塔城等地区。由于清代达斡尔族被分居各地,形成了布特哈,齐齐哈尔,海拉尔和新疆等四种方言。

       达斡尔语言变迁及现状

       语言是人类交际和交流思想的工具,所以一个民族的语言会受到其他语言的影响。语言是民族文化的载体,民族之间的文化交流直接影响着语言的形成与发展。根据社会语言学基本原理,语言是相互接触的,而语言接触的根本原因在于操不同语言的民族之间的相互接触。由于与其他民族的交流与接触,达斡尔语言也经历了变迁。

       单语:清末明初,达斡尔族社会处于一种基本封闭的自给自足的状态,所以达斡尔族内部以本民族语言为交际用语。这段时间可以称为达斡尔母语单语时期。

       达满双语:从清朝中期至清末,在满清统治的背景下,作为当时“国语”的满语,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达斡尔语,从而在达斡尔族中出现了达满双语群体。达满双语时期的一个重要表现就是达斡尔语里的满语借词。达斡尔人在清代学习和使用满文满语长达三百年之久,在这段历史进程中达斡尔语吸收了大量的有关政治、文化、军事、道德伦理等各方面的借词。

        语言与文字有着密切的联系,在相关书籍中都没有找到达斡尔文字的确切定位,但可以从史料记载中了解到达斡尔族曾在清朝使用过一种带有辅助性质的文字,即满文字母的达斡尔文。在《达呼尔文字母及拼写法概要》一书里认为19世纪初达斡尔族已有借用满文字母书写达斡尔语的文字系统,称为满文字母的达呼尔文。 “达呼尔文”类似于现在蒙古国使用的基里尔文(用俄文字母记录蒙古文),在满文字母基础上形成的借源文字。“正是这种达呼尔文字,使得达斡尔族拉开了本民族母语教育及达斡尔语——满语双语教育的帷幕,为达斡尔族培养了一批又一批双语文化人。” 在清代使用的达呼尔文为达斡尔族文学创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可以说开始了达斡尔族的书面文学历史,也为后代留下了一批书面遗产。达呼尔文的使用也推动了达斡尔族的教育发展。虽然一方面达呼尔文是以满文字母记载的文字,使达斡尔族受了满语的影响,但另一方面它也为记载保留达斡尔语起到了不可代替的作用,使达斡尔族得母语能够得到传承。

       达蒙双语:民国初期,达斡尔族还未被当作独立民族来看待,在当时达斡尔族与蒙古族被划分为一个民族。当时有很多达斡尔人将名字改为蒙古名字,也有一些人是用蒙古语文接受了教育。另一方面达斡尔语与蒙古语具有同源异流的关系,只是后来蒙古语受突厥语的影响,而达斡尔语受了满-通古斯语的影响。无论在达斡尔语的基本词汇里还是在一般词汇里都表现了这种亲属语言关系。“根据五六十年代的语言调查统计,达斡尔语与蒙古语有50%左右的相近之处。在日常生应用最广泛的基本词汇,如日月星天地人及颜色词,基数词等都基本相同。例如:马(达斡尔语:mori,蒙古语:mori),一(达斡尔语:nek,蒙古语:neg),黑(达斡尔语:har,蒙古语:har)。” 《蒙古秘史》中的很多用现代蒙古语难以解释的词汇,却能以达斡尔语进行解读,“根据语言学家的统计,有一千多个这样的词汇”

       多语:伪满时期,日本在达斡尔地区各级学校推行日语教育。因此当时形成了达-日-汉-蒙多语言教育模式,从而形成了多语言状态。

       达汉双语:从清代至新中国成立以后,达斡尔文化与汉文化的互动和交流下,很多达斡尔人学习和使用了汉语汉文,形成了达汉双语文化人。随着汉语对达斡尔的影响,在达斡尔语中出现了很多汉语借此。比如一些电器的名称,电视、广播、网络等都用汉语。还有一些借词已经完全在达斡尔语里的习惯用语。

       非母语:随着汉语在达斡尔族里的普及,现在已有一些达斡尔人成了只会汉语不会达斡尔语。达斡尔族的一部分社会群体已成为了单语(汉语)人。本人在2016年8月份在海拉尔遇见几位达斡尔族人,观察到他们是用汉语互相交流。据观察,随着城市化中的达斡尔族与汉族接触普遍,达斡尔语受到了汉语的强烈影响,达斡尔语逐渐从社会语言退缩为家庭语言,甚至在一些达斡尔族家庭中消失了。很多达斡尔族家庭选择了汉语教育。

        语言是民族文化的重要部分,也是文化的载体。语言变迁与民族文化变迁是同步的,由于达斡尔族与其他民族的文化接触,吸收了很多外来语借词,导致了语言的变迁。这种变迁最终导致了一定程度的母语社会功能的退化。因此我认为,采取达斡尔语保护措施是目前达斡尔族文化保护的一个重要工作。

       作者简介:敖特寒其其格(1990-),女,蒙古族,内蒙古大学民族与社会学学院研究生。研究方向:北方民族社会发展与文化变迁研究。

 

上一篇:清朝人在北京怎样租房?房租有多高?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