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
绿网搜索

 卡佳

        我国有着极其悠久的民族语言文字历史,不同历史年代用不同民族文字撰写留存后世的文献资料浩如烟海。它是中华文明,乃至世界文明史上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我国有56个民族,其中有55个少数民族。据我们所发现的材料来看,我国的少数民族语多达129个 。因其他民族语言的渗透,使这些少数民族的母语交流逐渐受到影响,甚至走向濒危。鄂温克语就是我国现存的濒危语言的一种。
     “
鄂温克”是鄂温克族的民族自称,意“为从高山上走下来的人们”。鄂温克族是跨境民族,主要生活在我国东北部及新疆,以及俄罗斯的远东及西伯利亚地区。据不完全统计,全世界鄂温克族总人口有17万余人,其中在我国境内生活的鄂温克人有大概32000多人,多数的鄂温克族生活在俄罗斯地区,约13万余人。俄罗斯的鄂温克分为ewen、ewenke、nigdaar等不同民族,为把他们和我国的鄂温克族称谓区别开来,我们把俄罗斯的鄂温克族译为“埃文”、“埃文基”“涅基达尔”等。事实上,这些都是对不同方言或生活区的鄂温克人的叫法,实际上他们都属于一个民族。我国的鄂温克族主要分布主要分布在内蒙古自治区的鄂温克族自治旗、陈巴尔虎旗、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根河市、鄂伦春自治旗、阿荣旗、扎兰屯市和黑龙江省的讷河县等地。此外,还有一小部分分布在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的伊犁地区。

    鄂温克族有自己的语言,鄂温克语在语系上属于阿尔泰语系满—通古斯语支,有严谨而自成体系的语音结构系统和语法形态变化规则,内部还有多种方言。俄罗斯境内的鄂温克族,在20世纪30年代就创制了斯拉夫字母的鄂温克文,并且一直沿用到现在,不过该文字的使用率变得越来越低。我国境内的鄂温克族没有自己的文字,但是在一些书本记载中,有提到过早期鄂温克族的祖先曾经使用过一种写在桦树皮上的特殊文字系统,不知什么原因,这些文字符号后来便消失了。为寻找这些远古的文字符号,鄂温克族著名的语言学家朝克还曾到我国境内的鄂温克族所有生活区域进行实地调研,但最后还是没有找到与这些鄂温克族桦树皮古文字相关的任何历史资料。虽然俄罗斯以及我国境内的小学里都会教鄂温克语,也有一些相当成熟而精致的鄂温克语教材,但事实上鄂温克族母语的使用者越来越少,致使鄂温成了我国少数民族濒危语言之一。
    为了挽救我国的少数民族濒危语言,新中国成立后,我国政府做出了一系列针对挽救少数民族濒危语言文字的决议。1951年2月,我国政府在国家教委成立了民族语言文字研究指导委员会。1956 年, 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政治报告指出: “对于没有文字的少数民族, 应当为他们创造文字。”此后,我国开始涌现出一批致力于研究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抢救濒危语言的杰出学者。
    朝克是我国著名的民族语言学家,目前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党委书记兼副所长,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呼伦贝尔大学特聘教授,民族语言学家,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突出贡献专家。主要从事满通古斯诸语言文化以及东北亚诸民族语言文化研究,近30年的学术生涯中用汉、蒙、日、英文在国内外发表和出版130余篇学术论文和18部专著,其中一些论著荣获国内外科研成果奖。所提出的“北极圈诸民族语言文化相关论”、“日本语韩国语的多元结构说”、“我国北方民族语同日本阿依努语以及美洲的印第安诸语和爱斯基摩的关系说”、“北方民族语言形态语音论、名词形态论、动词形态论”等学术观点和理论在学术界有其一定影响力。他对民族语言特别是对我国濒危语言——满通古斯语族语言以及阿尔泰语学做出了杰出的贡献。满通古斯语族语言包括鄂温克语、鄂伦春语、满语、赫哲语、锡伯语。满通古斯语族属于阿尔泰语系,因此和蒙古语族语言、突厥语族语言、北方的朝鲜语以及日本的阿依努语都有不同程度的历史关系。朝克曾明确指出,我国满通古斯诸民族语言文化已经全面进入危机和严重濒危状态。其中,鄂温克语的掌握人数不多于1600人,并且多数能掌握鄂温克语的人是年岁以高的老人,年轻人对鄂温克语的掌握已经出现断层现象。20世纪80年代开始,朝克研究员就开始了满通古斯语言的田野调查活动。他亲自到呼伦贝尔市鄂温克旗、额尔古纳旗,黑龙江、新疆等满通古斯诸民族的生活区域搜集语料,,整理出了濒危语言满通古斯诸民族语言的第一手材料。对满通古斯语族语言的语音、词汇、语法、词源等方面进行了细致的分析研究,提出了语音形态论、名词形态论、动词形态论,取得了非常可观的成绩,为阿尔泰语学理论学说注入了新的血液,为世界濒危语言的抢救工作做出了杰出贡献。朝克先后发表了一系列影响力相当的满通古斯语言学论文及著作,例如《阿尔泰语言学导论》、《满通古斯语比较研究》、《鄂温克语简志》、《鄂温克语研究》、《鄂温克语参考语法》、《鄂温克语形态语音论》、《鄂温克语动词形态论》等,为母语鄂温克语、满通古斯诸语、阿尔泰语系理论的成立做出了显赫的业绩,为弘扬民族文化、抢救濒危语言献出了自己的光和热。
     此外,朝克对鄂温克语乃至阿尔泰语系满通古斯语族诸语言做出的贡献还有很多,奋战在抢救民族语言文化第一线的专家学者也有很多,这里就不一一说明了,正是他们,让我们得以在科学技术飞速发展的今天还能看到各民族灿烂的民族文化。我国濒危语言文字的抢救和保护工作,已经成为世界文化多样性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丰富多彩的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是我国极其宝贵的文化财富和经济财富。我们要保护好鄂温克语,保护好其他民族语言。对于这些面临濒危的少数民族语言文字进行抢救性记录和保存,是我国政府和民族工作者则无旁贷的历史使命,也是一项刻不容缓的重要任务。而这项工程的具体实施和圆满结束,对于人类不同思维规则、不同表达形式、不同文化历史、不同自然环境及不同物种的起源,乃至人类起源的研究等方面都将发挥积极的推动作用。民族语言文字是我们取之不尽的知识和智慧源泉,对于它的科学保护和开发利用给我们迅速崛起的祖国带来政治、社会、经济、文化、科学技术等方面的许多好处,对于深入研究我国各民族的历史来源和互相接触关系,对于进一步深入阐述我国民族大家庭多元一体格局的复杂内涵,对于更加理想地开展民族工作、促进和发展民族团结、构建和谐文明的社会主义国家,均有极强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博士)

上一篇:重新解读中国神话

下一篇:返回列表